首页 > 教育

斯坦福大学里的中国教授:清华9人,中科大7人,复旦、川大仅1人

网易 2021-09-09 17:48:35

  美国斯坦福大学有多厉害?

  截至2021年,斯坦福一共有84人获得诺贝尔奖,世界排名第七;有29人获得图灵奖,世界排名第一;8人获得菲尔兹奖,世界排名第七。

  2020-2021年度,斯坦福大学在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声誉排名中世界排名第四,我国清华大学排名首次进入前十五,世界排名第十四。

  而在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中斯坦福大学同样世界排名第三;QS世界大学排名斯坦福大学世界排名第二;软科世界大学学术排名斯坦福大学世界排名第二。

  斯坦福大学的著名校友里在互联网界最有名的就是谷歌两位创始人都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出身,此外,耐克、雅虎、惠普等多家世界知名公司的创始人或者CEO也都是斯坦福大学毕业。

  不仅如此,斯坦福大学超过80%的学科世界排名都在前8,比如斯坦福大学数学系世界排名第四、化学工程与材料科学、计算机世界排名第二。

  斯坦福大学世界排名最低的学科是表演艺术,世界排名仅仅第三十三名。

  而想在斯坦福这样全世界排名前五的大学获得一个正教授职务(基本上可以等于终身教职)有多困难?

  美国有机构统计过,在这些世界一流大学里差不多做博士后,然后获得一份助理教授的职务(Assistant Professor),不是终身教职哦;然后五六年后差不多好几个助理教授要竞争一个终身教职,而且还不见得是正教授。

  如果竞争失败,学校会给失败者1、2年联系其他学校的时间,换言之,就是给失败者体面离开的时间。

  那么,在斯坦福、麻省理工、哈佛这些世界一流大学能申请到博士的比例不超过5%,而能在这些大学获得教职的比例也不会超过8%,而助理教授能最终战胜少则四五个,多则六七个竞争对手,获得终身教职的比例有多少呢?不超过15%。

  而能在世界一流大学获得教职的学者,99.99%都拥有至少一个世界排名前十大学的博士学位,要知道,我们前面说过,这种世界最好大学的博士录取率只有5%。

  也就是说能在斯坦福、麻省理工、哈佛这些世界一流大学能担任教授、副教授职务的学者,不用怀疑,那就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学者。

  而根据相关媒体统计,斯坦福大学目前有29名中国教授。

  这里所谓的中国教授,不是看国籍,而是看受教育经历,凡是在国内接受高中、本科教育的中国学者,不管是否已经入籍,都可以算是中国教授。

  那么,这29名至少有国内本科教育经历的中国教授里,他们分别毕业于哪些学校呢?

  清华大学不愧是中国最好的大学,斯坦福29名中国教授里有9名教授出身清华大学(至少接受完整本科教育);

  有7名教授出身中国科技大学;

  有4名教授出身北京大学。

  清华、中科大与北大加在一块就已经占到66%了。

  剩下的教授里,出身上海交大的有2人,剩下七名教授分别毕业于同济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四川大学、南京大学、华中科技大学。

  这29名中国教授里,只有2名教授是在国内完成了为本硕博教育后再成功应聘上斯坦福大学教职的。

  其余教授都是在美国读完硕士与博士学位的。

  不过斯坦福大学这29名中国教授里主要还是集中在传统的“数理化以及材料学”专业里,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电子工程和航空航天这些排名世界前三的工程院系极少有中国教授任教。

  我不认为这是美国歧视中国学者,实在是计算机、电子工程和航空航天这些工程专业本来就是美国最强,中国其实一直是赶超者,中国也很急需计算机、电子工程和航空航天方面的人才,这些人才在国内也能获得很好的待遇,所以没必要一定要去挤斯坦福这座独木桥。

  而斯坦福大学里有20名中国教授出身清华大学、中科大、北大三所大学,再次证明清华、中科大和北大是中国目前科研能力最强的大学,远远超过国内其他院校。

  其实这里我要为清华大学、中科大、北大说句公道话,都说清华大学、中科大、北大在为美国培养人才,言下之意是清华大学、中科大、北大留美学生留在美国的居多。

  但是从斯坦福大学清华大学、中科大、北大毕业生任职院系看,清华大学、中科大、北大出身这20位中国教授主要任职于数理化这样的基础学科,并没有在计算机、电子工程和航空航天这些热门的工程院系任教。

  而基础科学的成果,全世界都可以平等的享受到其科研成果。

  举一个例子,使得杨振宁教授获得诺贝尔奖的“宇称不守恒定律”,他的这项成果,全世界所有理论物理研究者都能是第一时间共享他的研究成果,不存在“宇称不守恒定律”是在美国大学做出来的成果,日本大学用不了这种事情。

  目前看,虽然我国在科学研究上投入巨大,但是由于我们毕竟不是发达国家,所以投入最多的还是应用科学和工程学,基础科学投入还是不能和发达国家的一流大学相比,所以,在现阶段,清华大学、中科大、北大的基础学科的留学时留在美国一流大学做研究不仅是对他们个人,也是对中国,对全世界最好的选择。

  正如当年杨振宁教授要是回国,以他专业,他连大西北可能都去不了,只能在国内大学当一名优秀的教书匠,那么他肯定是做不出“宇称不守恒定律”以及更为重要,堪称爱因斯坦级别贡献的杨-米尔斯方程式这样的成果。

  如果那样的话,不仅仅是杨振宁教授个人的损失,也是物理学界和人类的损失,同时自然也是国家的损失。

  我还是真诚的希望这些在斯坦福大学从事基础学科研究的中国教授们能再出现一个,甚至更多的“杨振宁教授”。

  真要是那样的话,真是个人幸甚、中国幸甚、人类幸甚。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