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除夕夜晚的歌声

城市金融报 2021-03-05 18:37:45

  如果不是陪母亲,我是不会看春晚的,尤其是近几年的节目,没有新颖的创意,乏善可陈。吃过年夜饭,就快到八点,小侄已把他堆在沙发上的乱七八糟的玩具清走,沙发瞬间干净了。随之,大侄子用轮椅将吃过饭的母亲推到了客厅,并安顿在沙发上坐好。弟弟打开电视机,央视的春晚在一片夸张的音乐声和热闹的歌舞中开场了。

  耐着性子看了几个节目,确实让人提不起兴趣。坐在母亲身边,虽然没毛焦火辣,但也是坐立不安。母亲问,不舒服?不是哦。我回答道。只得端坐在电视机前,边嗑瓜子,边看手机,听那节目的声音不时飘入耳鼓。后来,实在是听不进那聒人的噪音,索性站了起来,披上外套,出了院门。

  大地岑寂,不见人影,处处楼房上都传来电视机里春晚的欢乐。不知这种伪民俗是好还是坏?听说淦河边建起了仿古建筑永安阁,还是梁思成先生的弟子的作品,号称可比肩江南三大名楼,何不去夜访探究呢?说去就去,出党校大门,沿着青桂巷下坡,路过三号桥派出所时,一辆警车正从外面巡逻归来。车顶上的喇叭里仍在广播: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如发现,拘留五天。大过年的,他们也够辛苦的。与警车擦肩而过后,就到了淦河边,淦河两岸的灯火闪烁,流光溢彩,与灯光下的河水交相辉映,静得能听见波光粼粼的水流的潺潺声。

  经过月亮湾后右转,一条宽阔的大路向前延伸,左边是屹立的潜山,黑魆魆的山体上,松竹阵阵,风过耳,万顷云涛浩荡,电视转播塔的尖顶不时闪着红光,像是在云天之外,又恍若仙山琼楼;右边是温泉谷酒店,灯光依然璀璨,洗浴中心却听不到了往日沐浴温泉的喧闹。毕竟是旧历的除夕了,加上疫情的影响,没有了人声鼎沸,完全可以理解。但一路上,卖泳衣的店铺还是大门敞开,灯火辉煌,各式各样的泳衣把店铺装点得五颜六色。再往前,路两边,碧桂园的别墅群已把昔日的穷乡僻壤改造得完全辨别不出原来的景象,给人以今夕何夕的感觉。

  终于在淦河与龙潭河的交界处,寻到了矗立在河畔的永安阁。这是一处全新的仿宋古建筑,由永安阁与茶博馆两部分组成。永安阁高四层,净高45.15米,坐落在12米的台基上,总高57米多。另有三层的茶博馆,亦是仿宋建筑。占地有367亩之多,是温泉地区最大的一处仿古景区。可惜的是今夜,大门均紧闭,也没有亮灯(这是匪夷所思的,春节期间,很多建筑都亮化了,独此处不亮),硕大的建筑在其他灯光的返照下,黑影幢幢。能看见的只有漆黑的大门,和错落有致的飞檐翘角,以及茶博馆外的50个单体木亭和曲径相连的回廊。那飞檐翘角,给人以飘逸之美;那曲径回廊,给人以通幽之念。有两个情侣倚在廊前,手中燃着小孩子玩的烟花棒,旋转着,旋转着,两条细小却炫丽的火焰圈划过夜色,映照着年轻的欢笑。

  今夜寻访永安阁,看来是要以失败而告终,但心情并不沮丧。至少,这里的空气是清新的,没有了平时嘈杂的人群,比在家看那无聊的节目要好得多。我转身欲离开永安阁时,忽然一阵歌声随风飘来。这显然不是电视里春晚的歌声,而像是有人在唱卡拉OK,而且就在永安阁西边的不远处。是谁这般有雅性,不在家团年,而在这除夕的夜晚仍在外面引吭高歌?也是像我一样对春晚不感兴趣的人么?

  顺着飘来的歌声寻过去,临近淦河边的一处空旷的小广场上,一台电视机前,聚着几位年轻人。呵,他们把除夕的年夜饭都搬到了这里,也是个奇思妙想。只见电视机前支起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架着几个酒精炉,炉上几只锅里的鸡鱼肉汤,还在“扑扑”地沸腾,浓重的麻辣味在空气中弥漫,几碟卤味、花生米、青菜摆在旁边,也蛮丰盛的,两瓶毛铺苦荞酒已只剩下空瓶了。喝着酒的同时,一个青年拿着麦克风,正在唱歌助酒兴。他倾情演唱的,正是刚刚火起来的网红歌曲《可可托海的牧羊人》:那夜的雨也没能留住你,山谷的风它陪着我哭泣/你的驼铃声仿佛还在我耳边响起,告诉我你曾来过这里/我酿的酒喝不醉我自己,你唱的歌却让我一醉不起/我愿意陪你翻过雪山穿越戈壁,可你不辞而别还断了所有消息……青年的嗓音透着与年纪不相称的沧桑,唱得如泣如诉,如醉如痴,唱得那些正在喝酒的青年们停住了彼此正在敬着酒的酒杯。一直到青年唱完,他们也没回过神来。青年唱完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此时,他已是泪流满面。看来,这首歌触动了青年的爱情,是不是也在想他的心上人,或在故乡,或在美丽的伊犁?我后来听了春晚上的这支歌,完全比不上这广场无名青年的歌声。

  或许是受了这名青年歌声的感染,另一位青年搁下手中的酒杯,拿起了另一只麦克风,并让同伴录视频。他说,妈妈,今天是传统的除夕之夜,我们响应号召,就地过年,已收到了您寄自家乡的年货,现都在餐桌上摆起,我在咸宁一切都好;不能回家陪您,就把这首《我的老妈妈》的歌献给您以及天下的母亲,祝妈妈新年快乐!一听口音,就知是四川那边的人。然后,就听见他深情的歌声响起:满头青丝变白发/嘴里只剩几颗牙/含辛茹苦把儿女拉扯大/教会我坦荡行走闯天涯/我的老妈妈/我的老妈妈/历经坎坷风霜雨打/慈爱育后人……唱着,唱着,小伙伴们都跟着齐声合唱;唱着,唱着,大家都是潸然泪下。

  小青年唱完后,听见一名年龄稍大的同伴说,你们的柔情太多啦,不就是今年没有回家过年吗?现在通讯这么发达,发个视频回去,也可以让父母发个视频过来,分分钟的事,有啥子了不得哟?一听,也是四川人。他接着说,我是名复员军人,就来唱支军歌吧,把它献给守卫祖国边疆的战友们。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好!只见他站直身子,放开歌喉: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是青春的年华,都是热血儿郎/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头枕着边关的明月,身披着雨雪风霜/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为了国家的安宁,我们紧握手中枪……接着,他又唱起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我们是工农的子弟/我们是人民的武装/从无畏惧/绝不屈服/英勇战斗/直把反动派消灭干净/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呵,这才是当兵人的情怀,歌也唱得有板有眼,极有气势,小伙伴们也一扫刚才的似水柔情,纷纷向老哥敬酒,祝他演出成功。

  军歌嘹亮,侠肠义胆,这些年轻人被这激越的战歌所鼓舞,很快就恢复了青春烂漫的模样。他们大呼小叫,喝酒取乐,他们唱情歌,唱得百转千回;唱京剧,唱出了长袍水袖,韵味十足。尤其是那男唱女声李玉刚的《梨花颂》: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如泥/此生只为一人去/道他君王情也痴/天生丽质难自弃/天生丽质难自弃/长恨一曲千古迷/长恨一曲千古思……唱得更是极尽妩媚,唱得“梨花一枝春带雨”。哎呀,想不到,这些年轻人竟如此多才多艺,如果给他们一个春晚那样的舞台,估计比贾玲们要强百倍都不止。

  从开卡拉OK的老板那里得知,这些年轻人是在咸宁工业园区打工的四川人,因疫情影响,今年没有回家过年。以前没事时,他们也爱来他这里K歌,一来二去就熟悉了。本来,大过年的,他的卡拉OK摊子也准备收摊,但他们找上门,说除夕想到这里来唱歌。他就住在附近,想到他们也不容易,没犹豫就答应了。他给他们提供了餐桌和酒精炉,还有一把刚从地里掐的白菜苔呢。哦,多好的市民啊,他的这个善举,温暖了一批建设咸宁的外来者。也是这座文明城市的一个缩影,值得我们点赞。

  夜深了,寒气上升,淦河蒙着青纱一般的水雾。那些年轻的朋友们,还在继续喝酒,还在继续K歌。我要回家了,回去陪母亲守岁。一路上,我是踏着他们的歌声回家的。那些年轻的脸庞,那青春的音符一直在我的脑海里萦回。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