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应用

“月付”账单里的美团“野心”

城市金融报 2021-01-18 10:46:46

  社区团购引发的菜篮子大战还未降温,美团最近又惹出麻烦。

  近日,有美团用户曝料称,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美团外卖和美团买菜分别开通了金融服务“美团月付”,已欠款100多元。同时,她质疑美团,自己没有申请、没有实名认证、也没有绑定银行卡,但为何可以顺利开通此项类似贷款的服务。

  随着该事件的曝光,不少网友也发现自己在使用了美团单车、打车等服务后也莫名被开通了美团月付。美团也被推上风口浪尖,被网友指责“吃相难看”。

  “买菜”“骑车”被开通月付

  一直以来,凭借丰富的消费场景、积累的大数据等优势,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在市场中占据较高的市场份额。各巨头之间的对用户的抢夺和竞争也已然白热化,巨头们想尽办法吸引用户开通、使用其产品,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2015年,美团金融成立。美团CEO王兴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向外界高调地表达了打造“一个千亿元资产规模的金融事业”的野心。此后,美团一直朝着这个目标低调努力,获取金融牌照、发美团联名信用卡、上线美团月付……

  “美团月付”是美团在2020年5月推出的对标“花呗”的金融服务,当月消费下月还款,如果还款逾期,美团月付的逾期利息按照日利率0.05%来计算,折合年化利率约为18.25%。

  据了解,造成大量用户“莫名”被开通美团月付的原因在于美团APP提示不够明显,且“诱导”用户不留心就容易“掉入陷阱”。

  目前在黑猫投诉搜索“美团月付”,可以找到超过2000条投诉。其中多条投诉时间集中在去年年底。早在去年10月,就有用户投诉称,被美团“未经允许擅自开通美团月付”。

  从美团客服的多条回复中可以看出,美团外卖会员在开通“先享后付”服务时,会被同时开通美团月付,以实现服务后付款。美团客服称,用户可0元先享美团尊享会员权益,会员到期后根据享受的优惠进行付款,且会员有效期内无法关闭美团月付。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团月付授信付款合同中,美团明确,“美团月付”是由美团小贷、美团小贷合作的金融机构为用户提供的授信付款服务,本质上来说,就是一种贷款。

  美团的“野心”

  在发展月付用户方面,美团为何如此“着急”?

  2020年初至今,受疫情影响,美团内部业务经历了一段波动的成长曲线。

  根据安信国际研报,2020年第一季度,美团的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3%至167.5亿元。其中,外卖业务实现收入94.90亿元,同比下滑11%,外卖日均成交笔数同比减少18.2%至1510万笔。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大幅承压,在该季度实现收入30.95亿元,同比下滑31%,营业利润6.80亿元,同比下滑57%。受疫情负面影响的还包括共享单车、网约车和B2B餐饮供应链业务。

  然而数据显示,这些业务的影响被美团闪购及小额贷款业务的增长抵消。

  在新业务成为业绩增长点的刺激下,2020年5月,美团正式上线了“美团月付”,该支付功能可以在美团系的美食、外卖、酒店、旅行、出行等诸多消费场景使用。

  去年疫情期间,金融支付的重要性越发凸显,美团由此拓展了业务边界。

  在2020年三季度,美团各项业务数据获得大幅增长,实现了354亿元总收入,同比增长29%,超出市场预期。而且,包括美团零售和支付在内的新业务实现了82.3亿元收入,同比增长43%。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三季度开始,美团开始推出“美团优选”拓展社区团购业务,搭建了“美团闪购”“美团买菜”-“美团优选”等多层次的业务模式。这对于美团来说,整个平台生态业务进一步扩大。

  而用户被诱导开通金融服务,也透露了金融支付能力在美团社区团购方面的作用。通过向用户提供“本月花,下月还”的授信付款服务,美团的金融支付业务开始渗透整个服务产业链。

  而美团月付推出,一个重要作用是为美团联名信用卡导流。

  美团联名信用卡业务负责人曾表示,美团已确定的流量分配策略是,通过“月付”向联名信用卡导流。相较于虚拟的、额度较小的月付,具有实体卡、额度更高的信用卡,有更多线上线下的消费场景,可以带来更多的利润。据了解,美团与银行会根据一个已经被其他银行数据验证过的财务模型,来测算这张卡从成本投入到实现盈利的过程,寻求更多变现。

  趋之若鹜的巨头

  在金融赛道上,互联网巨头们永不止步。

  目前,各大互联网企业在支付领域几乎全员到齐,美团、字节跳动、快手、拼多多、滴滴等已相继布局金融支付业务,一争高下。

  “金融支付已经成为互联网企业的一个标配,他们有流量、渠道、技术资源,可以凭借自身平台生态加快推广快捷支付的落地。”互联网行业观察人士丁道师表示。

  当然,被批吃相难看、通过各种优惠手段来获客的互联网巨头不仅只有美团一家,譬如今日头条的“放心借”、微信的微粒贷、腾讯视频的小鹅花钱、WPS的金山金融等,或多或少也存在这类的问题。

  背后真正驱使互联网巨头们对金融支付趋之若鹜的原因,一方面源自于平台自己的降本需求。据中国清算支付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络支付用户规模7.68亿,同比增长28%,占网民整体的85%,腾讯、阿里巴巴仍把持着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大多数平台在推出自己的支付场景时也会加上支付宝、微信,在此过程中,平台方需要向微信、支付宝支付一笔“通道费”。

  另一方面,在信息时代,用户数据是各平台最重要的潜在资产之一,基于此,互联网巨头可以筹划更多增值服务,也有利于开展更多新业务。一旦其支付数据共享给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或多或少会给企业带来一定的影响。

  然而其快速发展的副作用也越来越多被正视,央行前行长周小川曾发文称,互联网金融尤其是消费信贷出现了过分诱导年轻人提前消费、借贷消费的不良现象。

  2020年11月,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局长郭武平撰文表示,金融科技公司更加依赖购物、交易、物流等行为数据,往往形成过度授信,与场景诱导共同刺激超前消费,使得一些低收入人群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诸如此类侵害消费者权益的乱象值得高度关注。

  这样的背景下,如何通过各自平台的优势业务来“圈”住更多的用户,也与新晋平台的竞争存亡息息相关。

  而通过各种手段诱导用户在使用消费业务时开通贷款功能,无疑是其中一个“走偏”了的下策。

本栏目其他新闻